1. 偏门生意网首页
  2. 内幕揭秘

骗子特别多,韭菜自然不会少

中国的骗子特别多,韭菜自然不会少。从1986年前后的全民气功热,到1997年前后的成功学,再到2008年前后的保健品,再到2015年前后的P2P、高科技。可以说是一个高潮接着一个高潮,最终在2019年达到顶峰。

中国的骗子特别多,韭菜自然不会少。

从1986年前后的全民气功热,到1997年前后的成功学,再到2008年前后的保健品,再到2015年前后的P2P、高科技。

可以说是一个高潮接着一个高潮,最终在2019年达到顶峰。

于是,我们就看到这样的一个家庭:

爷爷热衷权健火疗、奶奶喜欢足力健、爸爸每天去炒股、妈妈用p2p理财、自己听攀登、老婆看咪蒙。

韭菜割了一波又一波,最后发现还是那一波。

聪明的你,是否也被收过智商税

01、中国从来不缺骗子

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中国的历史就是一部骗子的编年史。

周幽王烽火戏诸侯,张仪苏秦的连横合纵,刘项划河为界分楚汉,都是骗子。唯一的区别是窃国者侯窃钩者诛而已。

到了现如今,骗子更是多如牛毛。经历了短暂的计划经济时代,人们解决了温饱问题,便开始追求马斯洛需求的更高层面。

如果你没经历过,一定不会理解1986年前后的全民气功热有多疯狂。全国像疯了一样迷恋气功,五禽戏、鹤翔桩、香功、中功、自然功,先后粉墨登场。

严新、张宝胜、张香玉、田瑞生、张宏堡,以及当时还是小角色的王林、李一,都成了“一代大师”,享受明星般的待遇和追捧,并纷纷开宗立派、散叶开枝。

骗子特别多,韭菜自然不会少

1987年的大兴安岭火灾,严新说是他发功扑灭的;超人张宝胜能以鼻嗅字,用意念把金属勺子掰弯;张香玉据说可以和自然对话。

甚至在官方和科学界也加入到这一场轰轰烈烈的全民运动中。当时全国有几十家气功报刊和大量关于气功的学术著作,甚至一些科学家还当上了气功协会的会长。

现在回过头去看,就像一场笑话一样,愚昧又无知。

勤杂工出身的张宝胜,因“特异功能”出众被调到了北京工作。1989年、1990年连续两年的央视春晚,都曾邀请张宏堡等“大师”表演“特异功能”。

再后来,司马南公开约王林单挑,而王林大师也不甘示弱,放话欲用气功废了对手。这场浩浩荡荡的气功热,到最后演变成了一场“骗子的狂欢”。

当然,他们之所以热衷于当“大师”,无非是“天下攘攘皆为利来,天下熙熙皆为利往”。仅张宏堡的“中华养生益智功”,每年就能为他带来数亿元的收入。

别忘了,那还只是90年代初。

但假的真不了,骗子长不了。在经历了无节制的新闻炒作、“水变油”风波、“特异功能”热、“信息锅”现象之后,中央终于在1994年下发文件明确要求破除伪科学,长达十余年的气功热才最终“偃旗息鼓”。

随后,张宝胜入狱,田瑞生病死,张宏堡车祸,严新远避美国,就是后来“转型成功”的大师王林最后也死在了大牢里。

这些大师似乎一夜之间都失去了“功力”,弟子们也都作鸟兽散。

而这一波韭菜,前后大约割了6000万人。

02、靠愚昧迷信是骗不下去了,那就靠文化

骗子不可怕,就怕骗子有文化。

1997年,一个从来没做过企业的台湾人陈安之,出了一本《超级成功学》的书,没想到特别的畅销。

这也不难理解,90年代随着一批又一批人下海弄潮,“成功”便是很多人心中吾寐思服的梦想。

于是,第二波收割浪潮开始了。

骗子特别多,韭菜自然不会少

▲当时社会普遍认为:听了陈安之的成功学,什么事都可以成功。

陈安之凭借其惊人的口才、传奇的经历、激情澎湃的演说,横空出世,成为华人成功学第一人。

据其自述,自己12岁到美国半工半读,先后做过18份工作,直到21岁遇到一位“高人”,才幡然顿悟,释放出自己的人生智慧。

于是乎后来所有的成功学“大师”,都无一例外地“从小辍学、饱尝艰辛、突然开悟、一夜致富”。

在他的后辈中,刘一秒、翟鸿燊莫不如此。刘一秒利用宗教式的神秘感把自己包装成精神领袖,而翟鸿燊则把伪国学和东北大忽悠组合在一起,自封“国学应用大师”。

就这样,他们收着比MBA还高几倍的培训费,一场讲座数万人,一次就能直接进帐数亿元。结果听课的没成功,他们却靠收取巨额培训费“成功”了。

要想成功,必先发疯。为了“成功”,甘肃的牛芳芳卖掉了自己养殖厂的300多头羊、50多头牛,又东借西挪,凑够了108万拜师费,最终成为陈安之“终极弟子”。

按陈安之的许诺,成为“终级弟子”后,随便指点几个项目,就能让他们赚上几千万。

第一次听他课的时候,感觉他是神。

第二次听他课的时候,感觉他只是人。

第三次听他课的时候,感觉他就是一疯子。

骗子特别多,韭菜自然不会少

牛芳芳先后到上海培训了9次,每次的讲课内容就是不断地重复洗脑、心灵鸡汤、心里暗示、喊口号,然后不断推销他们自己的原始股票和各种产品,让“弟子们”掏钱。

最终,牛芳芳没有等来成功,却等来了堵在门口要帐的债主们。

和她一样的受害者多是一些小微企业主。经济形势日下,生意越来越难做,于是他们便寄托于一些管理班、成功学,指望通过知识“升维”改变局面,没想到不仅没能改变命运,反而一败涂地。

这种成功学培训性质的,链条式、团伙式的诈骗,已经不是个案,现在已经成为一种公害,多少人被害得家破人亡,疯疯癫癫。

其实想想就能明白,如果成功可以培训,大学早开了这门课程。而他们也犯不着这么辛苦地设计“话术”到处开班,先把自己培训成马云、比尔盖茨不就得了。

想走捷径的人,往往最后都绕了路。

03、成功学的高烧还未褪去,一场更大的骗局就席卷而来。

如果说成功学是骗钱,那么保健品+传销不仅是谋财,还害命。

从90年代未到2018年权健的倒掉,中华鳖精、三株口服液、螺旋藻、纳米杯、某蚁、某金、某粉、某酒轮番登场,开启了新一轮的韭菜收割。

骗子特别多,韭菜自然不会少

入会缴费、各种返现、发展下线、轻松赚钱、国家打压是暗中保护…不管怎么说总是有人信,有人飞蛾扑火。

被奉为英雄的马家军都被拉下水,取得世界田径冠军后接受采访,被问及何以取得如此优异成绩时,秘密竟然是吃了中华鳖精,真是睁眼说瞎话。

后来,人们发现保健品都是红糖水兑的,根本没个卵用。于是乎厂家又改变了策略,开始打起了“送礼牌”。以至于每次看到电视里播出“今年过年送什么”的广告,恨不得把电视都砸了。

眼看保健品市场逐年式微,养老养生又开始重出江湖。然后各大电视台、广播电台热闹起来了,各种砖家、传人粉墨登场。

2006年,林光常一句“红薯抗癌”,就让长沙红薯价格飞涨三倍;一句“牛奶是牛喝的,不是人喝的”,就让沈阳牛奶销量下降三分之一。

直至今日,仍然有许多癌症病人宁愿相信他的“排毒”疗法,也不愿意去医院做正规治疗。

有一个满头银发的老太太大家就更熟悉了。她叫刘洪斌,一直身体力行地辗转于各大电视台当砖家,一会是苗医传人,一会又变成了蒙医传人,先后用9个身份分别“推荐”10种药。

骗子特别多,韭菜自然不会少

这哪里是“神医”,简直就是影后啊。

而说到养生砖家张悟本,估计你更要笑了。把吃出来的病吃回去,万千疾病,只需一把绿豆!原来养生这么简单?

但很快就啪啪打脸,2014年张悟本因脑梗住院,看来这么割韭菜连绿豆都看不下去了。

更讽刺的是,一生关注养生的“健康大师”梅墨生和宣扬“大米有毒”的“养生专家”林海峰,均先后去世,一个享年59岁,一个年仅51岁。

靠火疗、保健鞋垫起家的权健,在几年时间就疯长为百亿帝国。如果不是一个小女孩用生命叩问,可能很多人还依然蒙在权健的阴影下。

权健倒了,但背后巨大的灰色保健产业链,依然死灰带火。

04、当然,最高级的骗子一定不是束昱辉之流。

在经历了特异功能、鸡汤洗脑、养生保健之后,几经迭代,终于轮到了P2P正式出场。

这一场上万亿的收割惨剧,可以说是血流成河。

2013年,余额宝出现,P2P开始登上历史舞台。这个时期全国P2P的龙头还是拍拍贷,整个行业还处于“刀耕火种”阶段,一年的规模也不到10个亿。

骗子特别多,韭菜自然不会少

但很快,顶着“金融创新”帽子的P2P开始火起来了,最火的时候在银行、证券开车的司机,跳槽到平台都摇身一变成了总监。

风助火威的是,大小企业、上市公司甚至连政府背景的机构都纷纷入场,想分得一杯羹。由于处于监管真空,P2P平台在2015年达到6000多家的峰值。

火到什么程度?火到连上市公司的名字都不要了,“多伦股份”直接改名“匹凸匹”!

拐弯出现在这一年的12月。移花接木的庞式骗局终于玩不下去,e租宝爆雷。受害者高达115万人,遍布全国各地,涉案资金762亿余元。

随后,P2P便开始改头换面,以互联网金融企业面目出现,为了避开坏掉的P2P名声,先后发明了“P2B”“P2G”“A2P”等新的名词。

马克思曾说,如果有100%的利润,资本家们会铤而走险;如果有200%的利润,资本家们会藐视法律;如果有300%的利润,那么资本家们便会践踏世间的一切。

P2P来钱太容易了,吸引了一大批冒险家在刀口上舔血。

到2018年6月,整个P2P平台规模达到了1.3万亿。

欲让其灭亡,必让其疯狂。

很快,第二个拐点开始出现。2018年7月,行业一线IP“网贷之家”旗下的“投之家”因涉嫌集资诈骗罪被立案侦查,成为击倒P2P行业的多米诺骨牌。

跑路、失联、诈骗、清盘,坏消息一个接着一个,雷声滚滚,大雨倾盆。

3个月内,272家平台爆雷,454家平台停业。

无数个家庭“一夜返贫”,曾经的美梦变成了噩梦。

再一次,我们用P2P亲手毁了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信任和信仰。

2018年底,监管出手了。截止目前全国至少有22省市对网贷机构进行一刀切地清退,涉及1025家平台。

要么是走不掉,要么是已进去。

监狱里,P2P老板已经人满为患。

05、割完了老年人又割中年人,终于轮到了年轻人。

90后、95后新生一代,有文化有知识,一般的套路骗不到他们。

但人的贪婪是本性,进入2019,年轻人的智商税来了。

区块链很高大上,很多人都想借这个风口飞起来。号称马云弟子的孙宇晨年纪轻轻就成了币圈的老油条。

骗子特别多,韭菜自然不会少

如果不是微博被封,换个马甲又被封,估计还不知道要上窜下跳收割多少新韭菜。

他引以为傲的韭菜刀就是空气币。一个借区块链炒作的数字货币。

2017年数字货币开始在国内大火,孙宇晨眼见发财的机会来了,就做了一拨复制粘贴,完成了波场币的首次发行,立即融资 6 亿,估值高达 10 亿。

当年9 月,央行等七部委下发了“九四禁令”,要求各类代币发行融资活动立即停止,已完成代币发行融资的,做清退安排。

听到风声孙宇晨立即揣着6个亿跑到了国外。

吊诡的是,经历了2018年大跌,本以为是泡沫破灭了,但是2019年各种币价格又回升了。市场价格从原来的两分钱,被莫名拉升到了 2 块钱,一下子暴涨了 100 倍,波场币市值达到空前的 140 亿美元,跻身区块链市值全球前十。

孙宇晨迅速抛售60亿波场币,套现 3 亿美元,折合人民币 20 多个亿(有一说套现 120亿),导致次日波场币价格暴跌 20%,无数人瞬间倾家荡产。

连中国币圈首富兼首骗李笑来都看不下去了,说:

明知道他是骗子,你都不好意思骂他,怕别人反过来骂自己是傻逼。

借着这笔钱,他无耻地拍下巴菲特的午餐,紧接着一轮骚操作,终于被自己玩死了。

骗子特别多,韭菜自然不会少

谁都没想到,如今的孙宇晨会成为北大和马云的西湖大学最大的污点!

眼看着空气币是玩不下去了,这一年夏天他们又迅速吹大了炒鞋的泡沫。

中国有三大球鞋交易平台,nice、毒和斗牛。听说斗牛还成功融资100万美元成了独角兽。

怎么炒呢?实际上就是通过闪购模式,在平台购买大牌限量版的球鞋,先寄存再售卖,然后不断的买进买出抬高价格,这样一双原价1899人民币的Yeezy Boost 350 V2 Zebra在二手市场上就能卖到上万元。

为了鼓吹炒鞋的收益,于是各式各样的炒鞋暴富神话开始满天飞,用巨大的金钱诱惑不断撩拨着年轻人的神经。

一群根本不喜欢鞋子的人,借炒鞋,成功把一批90后发展成了现金贷的新韭菜。

股票一个涨停也不过10%,但多久才能碰到一个涨停板?但炒鞋就不一样了,随便都能有个10倍甚至100倍的收益。涉世未深的年轻人,怎么会不心动?

在这里,鞋子不是用来穿的,而是用来炒的,赌的。其本质就是击鼓传花,倒霉的是最后的接盘侠。

无论是炒君子兰、炒币、炒鞋,当鼓声停止,只会一地鸡毛。

是泡沫,就有破裂的那一天。

06、“人傻,钱多,速来!”

我们都知道这是一句调侃,真实的世界里却又每天都在发生。

有人说,中国正处于一个“骗子优势阶段”。

是骗子多吗?不是,韭菜更多。只有满是傻子的土地,才能长出这么多骗子。

从80年代到90年代,再到10年代11年代,骗子换了一波又一波,但韭菜还是那一波。

骗子特别多,韭菜自然不会少

无论是哪一种收割方式,其实都暴露出中国人爱占小便宜的劣根性。为了一点小利,就把钱放进了P2P,殊不知你想要的是利息,人家想要的却是你的本金。

但有一点非常让人不解的是,从90年后期开始,有一个行业一直被人骂作“骗子”,经过20多年的发展,不但没让一个人倾家荡产,反而迎来了高光时刻,实现了爆发式的增长。

这就是保险业。

人的差异,最终都是认知的层次决定的。有时候,就要相信你的怀疑,怀疑你的相信。

那些你曾经坚信不疑的投资,有多少是陷阱?而那些你怀疑过的保险,可曾让你长夜痛哭过?

大损失皆因小便宜,小聪明其实是大愚蠢。

扪心自问,我们的心底,是否都住着一个骗子?

骗子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我们总是自以为高明。

几十年过去,我们依然还在骗与被骗的路上。

一边抱着小侥幸,一边被骗的痛哭流涕。

我是阿太(微信/QQ:279513102)偏门生意网创办人,偏门生意网专门为广大网友提供最新最热的偏门赚钱好项目,欢迎在评论区留言,也可加我微信QQ交流分享。感谢您一直以来对偏门生意网的大力支持!!!

网络文章,作者:远去峰来,如若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!

联系阿太【QQ/微信】279513102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

联系我们

QQ/微信:834090369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件:834090369@qq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21:30,节假日休息

QR code